曹操出行一天內被罰8次,合規問題何解?

2021-11-13 22:03:58
[摘要] 11月3日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對T3出行、曹操出行、如祺出行等28家網約車平臺公司進...
11月3日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對T3出行、曹操出行、如祺出行等28家網約車平臺公司進行了警示約談,上述平臺公司通過線下攬客等多種營銷手段,惡性競爭,招募或誘導未取得許可的駕駛員開展非法營運,擾亂公平競爭市場秩序,影響行業安全穩定,損害司乘人員合法權益。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被約談的平臺中,曹操出行在最近三個月時間被多個城市進行行政處罰,根據天眼查顯示,11月1日當天,曹操出行新增8條行政處罰信息,罰款金額共計8萬元,處罰事由均為未取得出租汽車駕駛員證的人員駕駛出租汽車提供營運服務的違法行為。

曹操出行作為吉利控股集團布局“新能源汽車共享生態”的戰略性投資業務,顯然,曹操的合規之路也比較坎坷。據交通部公布的全國網約車監管信息交互平臺統計,截至2021年10月31日,曹操出行訂單合規率僅為61.5%,雖然微增4.4%,合規水平全國排名11。

而在各地的行政處罰中,最近幾個月曹操出行也是屢屢上榜,11月9日,據企查查,杭州優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曹操出行”)新增三則被行政處罰信息,行政處罰內容均為未取得出租汽車駕駛員證的人員駕駛出租汽車提供營運服務的違法行為,合計被罰7萬元,決定日期為11月8日。

其中,決定文書號為深交罰決第[2021]ZD07133號,處罰金額1萬元;決定文書號為深交罰決第[2021]ZD07073號,處罰金額3萬元;決定文書號為深交罰決第[2021]ZD07055號,處罰金額為3萬元。

10月25日,曹操出行被深圳市交通運輸局處罰8次,累計金額達8萬元。10月27日,曹操出行又被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和深圳市交通運輸局分別處罰6次、1次,累計金額達7.6萬元,處罰事由涉及駕駛員未取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服務車輛未取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均為非法營運行為。



9月7日,交通運輸部印發《關于維護公平競爭市場秩序加快推進網約車合規化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指出,近期,部分網約車平臺公司招募或誘導未取得許可的駕駛員和車輛“帶車加盟”,開展非法營運,嚴重擾亂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影響行業安全穩定,損害司乘人員合法權益。

通知明確指出,各地交通運輸主管部門要督促網約車平臺公司依法依規開展經營,即日起,不得新接入不合規車輛和駕駛員,并加快清退不合規的駕駛員和車輛。要加強監管執法,嚴格規范執法行為,綜合運用線上線下等各種手段,加大對網約車非法營運的打擊力度,持續保持高壓態勢。對仍新接入不合規車輛和駕駛員的網約車平臺公司,要依法依規查處。

近日,南京交通部門公示7家網約車平臺在10月18日至31日期間合規化情況,按照訂單合規率、車輛合規率、駕駛員合規率綜合排名,曹操出行依舊排在倒數。

可見,在北京、深圳、南京等主要城市,曹操出行的訂單合規率堪憂。當駕駛員合規率無法保證時,就加大了行駛過程中存在的安全隱患,部分駕駛員對交通規則的忽視也容易增加事故風險。

據悉,曹操出行有裁判文書記錄265條,案件總金額為333.21萬元,企業作為被告的文書占比45.61%,涉案案由為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的案件最多。此外,該公司有行政處罰記錄73條,罰款總金額為111.5萬元。

而據部分司機提供的曹操出行平臺對于司機的接單獎勵規則中,部分司機也認為平臺是反人類的設計。根據司機提供的獎勵規則可以看到,要想拿最高獎需要20個小時不停的開車。



據曹操出行一名劉司機稱,按照這個獎勵規則,司機每天睡覺2小時,吃飯洗澡2小時,剩下的時間都在開車都不一定能夠百分百拿到最高的獎勵,而且平臺還規定一輛車只能一個司機駕駛。

劉師傅稱,長時間疲勞駕駛,極易導致交通事故,這些獎勵措施就是誘導疲勞駕駛,就是鼓勵危險駕駛。

而針對司機的安全培訓方面,據藍鯨TMT記者與多名曹操出行網約車司機交流后發現,該平臺在司機在安全培訓方面確有欠缺。盛師傅向記者表示,曹操出行平臺分很多小公司,比較分散,平時沒有那么多培訓,只是在微信群里發送一些通知或獎勵事宜之類的內容。

韓師傅則指出,曹操出行會每月要求司機在手機上進行相關內容的學習,但不像其他部分網約車平臺要求每月線下開會。

上線城市中不到一半獲經營許可證,合規問題為何難解?

根據天眼查信息,2021年1月-9月曹操出行營業收入達48.67億元,凈虧損達19.65億元,2020年全年凈虧損達18.86億元。



在外面對著來自監管審查的壓力,對內面臨平臺系統體驗不佳的投訴,曹操出行如果想要實現盈利,要做的還有許多。

陳禮騰指出,網約車平臺在跑馬圈地階段可能會不計成本,后期想盈利才會考慮成本。“要快速獲取市場,首先要把盤子做大,后期再考慮轉化。”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曹操出行上線城市已超50城,而獲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的城市共19個左右,包括杭州、寧波、南京、北京、深圳等,尚不及上線總城市的一半。

針對合規問題難解的原因,陳禮騰表示,平臺提供的資質材料是否齊全,各城市是否有準入機制的限制,還有發放單位的審批效率等都會有所影響,需要考慮的因素很多。

多名曹操出行網約車司機向記者坦言,戶籍問題是他們取得網約車駕駛證的一大門檻。北京的韓師傅更是體會到戶口帶來的無奈,“只有京人京車才可以考網約車駕駛證,沒有戶口是考不了的。”

此外,由于轉成營運車輛會提高平臺成本,也增加了合規難度。

盛師傅表示,“變成營運車輛以后,買保險、報廢年限等都會提高平臺費用,例如車輛6年之內駕駛60萬公里就會強制性報廢,這樣平臺的司機成本就高了。”可見,若想合規問題順利解決,并非朝夕之間的事,需要各個環節的合力推進。

合規率增長的同時,當下網約車市場競爭導致的各種問題也是平臺留住司機和用戶需要面對的考驗。正如陳禮騰強調,各網約車平臺在爭奪市場份額時切忌“舍本逐末”,不論在合規性上還是用戶服務體驗上需下足功夫。